【中文】陳澄波戶外美術館

「陳澄波戶外美術館」展示了臺灣第一代西畫家陳澄波(1895-1947)創作的十二幅淡水風景畫,並深入介紹遺留在畫作當中的種種時空線索,試圖帶領觀眾走入畫境,尋訪舊時淡水的歷史采風。
大約在1930年代中期,陳澄波曾頻繁地造訪淡水,以油彩、鋼筆或鉛筆等各式媒材,將那些觸動創作意念的在地自然與文化景物,鋪陳在畫布或素描本上。這批傳世畫作至為難得,同一時期的臺灣甚至亞洲,亦罕見單一畫家曾留有如此大量的、聚焦於單一地點的風景畫作品。
不只在藝術史方面有特殊價值,這位畫家的作品亦見證了淡水的往昔歷史。出現在陳澄波作品當中的諸多地景與建物,有相當一部份完整地存留迄今。民眾可以實地走訪鄰近九崁街、紅樓、淡水禮拜堂、淡江中學、海關碼頭等出現在畫作裡的知名歷史景點,透過這些難得的藝術作品,細細閱讀淡水小鎮的歷史故事。
本展覽由淡水區公所與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合作規劃,陳設於知名古蹟淡水禮拜堂前的藝術穿堂。透過Beacon行動導覽系統,參觀者能夠透過手機,在欣賞畫作的同時,即時地閱覽畫面的細部解析,並收聽中、英、日文語音導覽資訊。

淡水風景(一)

淡水風景(一) 1935 木板油彩 19×24cm 私人收藏

站在禮拜堂後方的小山坡上,陳澄波眼裡的小鎮風景,呈現一種和諧的反差──天空與河水清淺如碧,屋瓦、磚牆、樹幹與帆船卻醞釀著深沉的紅。淡水特有的潮濕空氣蒸騰在畫境裡,岸上景物的粗獷線條似也隱隱躁動。但遠方山水寂然無聲,河上慢船投射出寧靜倒影。樹梢的輕曳隱喻了一陣和風,消融了紅與綠、動與靜的衝突,調和出獨特的美感。

1. 樹
頭角崢嶸的一株闊葉樹搶佔近景,它的枝幹恣意蔓生,環繞在樹旁的低矮植物也躍然有動勢。油彩在樹冠上皴擦出大片青綠,在水天一色的烘托下,綻放出旺盛的生命力。畫筆輕掠,帶出右側樹梢的晃影,暗示了微風的撫觸。

2. 景物線條
與陳澄波的其他淡水主題作品相比,這幅小型的木板畫有較繁複的擦筆,油彩也相對厚重。自上海返臺的陳澄波受中國水墨畫的衝擊,或也影響他對這幅畫的構思,著意於表現景物線條的動態。

3. 帆船
一艘單桅帆船在水面上徐徐航行。古舊的中式帆船,可以投入內河運輸、遠洋航行、近岸捕魚等各種用途,在數百年前便已航行於淡水河口。畫家特意將帆船與岸上建築安排為同樣的磚紅色系,或也暗喻著同樣厚重的歷史沉積。

4. 沙洲
水面上的淺綠色塊是覆蓋著綠色植物的沙洲。臺灣文學家王昶雄在《淡水河的漣漪》裡寫到「河面靜靜橫著的綠色中洲」,以及粼粼水波、繽紛街景,像是「夢的殿堂裡少女雲裳天成的色彩」──那是否也是陳澄波心裡的顏色呢?

5. 觀音山
觀音山的南麓被帶進了畫面右側的遠景。在濕氣的浸潤與暖陽的照拂當中,河對岸的山坡上,也表現出溫潤的黃綠。澄亮而溫暖的顏色連接著近景的樹冠,大自然的生機也在遠近之間,宛轉流動。

6. 淡水禮拜堂
淡水禮拜堂的鐘塔在大樹背後隱隱浮現輪廓。在畫家的感受裡,聳立於小鎮當中的仿哥德式建築尖塔,似乎並不令他覺得突兀。洋樓的磚紅,反倒與周遭閩式建築群的磚瓦顏色,融溶為和諧的整體。



圖3:相近的取景角度,照片裡的大樹與陳澄波畫作裡的樹型相仿。Photo Credit:蘇文魁老師(淡江中學校史館館長)

圖4:日本時代的一張風景明信片,也可見到悠然行駛於淡水河上的一艘小帆船。Photo Credit:http://taipics.com

淡水高爾夫球場

淡水高爾夫球場 1935 木板油彩 23.5×33cm 私人收藏

形形色色的草木鋪成了大片盈滿的綠,水面與天空也在繁盛的綠意裡,染成碧玉般的顏色。左側一株大樹緩緩舒展他的手臂,頂抵著天空。遠景的觀音山,好似也隨著河水與雲氣的流動,呈現波浪般的連綿起伏。走進球場旁的矮樹叢裡,陳澄波將大自然的蓬勃生機揉摻為調色盤上的油彩,在小小的畫板上,揮灑成一個純真可愛的綠色世界。

1. 樹
左上角的大樹可能是球道終點的目標樹,用以提示果嶺位置。亞熱帶臺灣林木的千變萬化,一直是陳澄波風景畫裡的重要題材。這幅畫也刻意使用了點、撇、擦、勾等各色技巧, 表現不同樹種的枝幹線條、樹冠樣態與葉片形質。

2. 灌木叢
高爾夫球的運動員需要開闊的視野與乾淨的草皮,球場裡的植物,通常會選擇冠幅較小、落葉較少的常綠樹種。圖中有紅綠葉片的植物可能是杜英,這種喬木也能得見於球場周遭的自然植被,其樹葉在掉落之前會由綠轉紅。

3. 紅
草木欣榮的景象裡,幾點紅葉與小紅布旗的醒目躍動,顯得別有意趣。陳澄波的畫作,常能見到各種對比色的並置。突出於大片綠意裡的幾點艷紅,是其中一種時常出現的視覺安排。

4. 果嶺
淺綠色的草坪是高爾夫球場的果嶺,設置在每個球道的末端,球洞就在這個草皮的平整範圍裡。運動員將小白球擊上果嶺以後,通常會蹲下來判斷草紋,推測球的滾動路徑,再拿捏適當的力道,試著將球推擊進洞。

5. 觀音山
觀音山是臺灣最晚形成的火山,數十萬年前它曾三度噴發,熔岩、碎屑岩及火山灰層疊積累的結果,形成了畫作裡重巒疊翠的「十八連峰」。這座火山也提供了品質良好的安山岩,從清代至今,山麓的打石場仍不停在開採石材。

6. 淡水河
翡翠般青綠的淡水河,從觀音山腳下流向北面的出海口。這條河澆灌了北臺灣的大片土地,為廣闊流域上的住民提供水源。18世紀以後,沿岸的商業市鎮陸續興起,大批帆船也在它的河道網絡裡往來移動,形成發達的水運系統。

7. 淡水球場
淡水球場是全臺灣第一座高爾夫球場,落成於1919年,其工程由熱衷這項運動的民政長官下村宏等人所推動,其後有許多紳商名流也相繼成為愛好者。老淡水球場歷來培育了無數頂尖球員,對臺灣高爾夫運動的發展深具意義。



圖3:日本時代,從淡水高爾夫球場望向觀音山的景色。Photo Credit:岡田紅陽撮影,臺灣國立公園協會編,《臺湾囯立公園寫真集》(臺北市:臺灣國立公園協會,1939),照片編號12,〈淡水ゴルフ場より觀音山を望む〉,中研院臺史所臺灣古籍研究資料庫。

圖4:日本時代的淡水高爾夫球場一景。Photo Credit: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編,《風光臺灣》(臺北市: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,1939),頁28,〈淡水二景〉,中研院臺史所臺灣古籍研究資料庫。

淡水夕照

淡水夕照 1935 畫布油彩 91.5×116.5cm 私人收藏

從崎仔頂的高處朝海的方向遙望,小鎮與世界相連的歷史圖景,沿著畫中的烽火街,在陳澄波的眼前蜿蜒流轉──禮拜堂的鐘聲敲響了馬偕的傳教故事,河畔的碼頭與船隻,訴說著貿易如何帶動近代淡水的繁榮。遠處山崗上的紅毛城,如同她的過去一般渺遠。歷史澱積在小鎮的各個角落裡,透過淡水河的夕照,在畫裡閃耀著粼粼波光。

1. 船隻
舊時的淡水港有各式各樣的船隻往來行駛。出海口附近的大型輪船遠赴外洋,碼頭邊上的帆船開向中國的南方沿海,也可能朝著淡水河上游航行。引擎聲砰砰作響的小型蒸汽船,則在大稻埕與淡水之間往來載客。

2. 燈塔
耀眼的白光閃逝,突出於岸邊的燈塔,在夜間引導著船隻出入港灣。18世紀末的淡水沙崙,已有居民合資興築的燈樓「望高樓」。19世紀後期,由於外國商船的船難頻傳,清政府於是在油車口岸另建燈塔,用以標誌航道。

3. 得忌利士洋行
兩層樓洋房與較低矮的長屋,是得忌利士洋行的職員宿舍與貨棧,日治時期已被政府徵用為郵便局的單身宿舍。 得忌利士公司曾經獨佔臺灣對外的輪船航運,但在20世紀初期受日本政府扶植的航運公司競爭,遂趨於沒落。

4. 海關碼頭
突出於河面的陸地是海關碼頭,在日治初期填土興築而成,長屋則是倉庫。開港通商後的淡水有海關負責洋船貨物的關稅徵收,後來的日本政府又繼續擴建其規模。碼頭邊有繫船柱、登船口等一系列設施,方便船隻靠泊。

5. 烽火段
曲折的街道是今日淡水老街的末梢,舊名烽火段。這個街區早先是清代水師官兵的會館所在,開港通商後吸引了大批洋行商人群集於此,興築貨棧、碼頭與辦事處,經營各種貨物的進出口貿易。

6. 紅毛城
遠處的山崗上,紅毛城的雉堞輪廓鮮明,鄰接的紅牆黑屋頂建築,應是英國領事館。兩幢建物分別標誌了16世紀歐洲人與這座島嶼的接觸,以及近代臺灣開港通商的歷史,都是淡水小鎮的重要文化財產。

7. 禮拜堂的鐘樓
淡水禮拜堂的鐘塔矗立於畫面右側,塔底的彩繪玻璃迄今仍是同一樣式。在畫境里,我們似乎也能隱約聽見塔上傳來的鐘響,迴盪於小鎮上空。近處可以見到偕醫館屋頂的煙囪,兩座歷史建築仍保留在今天的馬偕街上。

8. 淡水郡役所
黑色屋瓦與「半切妻」的屋頂樣式,這棟日式建築是淡水郡役所。1920年淡水設郡以後,便著手建造新的行政中心。日治後期,淡水郡裡的許多公共集會都在這裡舉行。該建物在國民政府遷臺後被拆除,現址為新北市警察局淡水分局。



圖3:1930年代的淡水老照片,可以找到陳澄波描繪的帆船與輪船,以及淡水郡役所、舊道格拉斯洋行的兩層樓職員宿舍等建築物。注意畫面右側的偕醫館屋頂,突出於正中央的煙囪亦與陳澄波的描繪相符。這個時間點,長老教會的禮拜堂尚未改建,仍維持舊貌。Photo Credit:淡水文化基金會

圖4:《淡水夕照》的草稿。若比對油畫,我們會發現右側的禮拜堂建築,在最後完成的油畫作品裡被略去大半。另外,突出於河岸的海關碼頭,其輪廓似乎是後來的添筆,這可能說明了陳澄波在最初的構圖裡面,並沒有打算將這個部分也納入其中。

淡水(一)

淡水(一) 約1935 畫布油彩 91×116.5cm 私人收藏

從淡水公會堂的位置俯瞰下街,人可真是不少。古樸的建築群裡,電線杆沿著筆直的道路排成兩列縱隊,現代化改造過的街區展現出齊整的秩序。然而,高低錯落的白色屋牆,卻一個接一個探出頭來,跳動著有趣的節奏感。陽光在小鎮裡映出大片的溫暖橙紅,與寶石般碧藍的河水相稱極了。畫裡的淡水像是個迷人的夢境,既優雅也稚趣。

1. 沙洲
淡水河的下游河道平淺,加上漲潮時候的河水回流,以及中法戰爭期間的沉船塞港,河口的堆積作用旺盛。 長期的泥沙淤積,雖然造就了畫中的美麗沙洲,卻也影響了淡水的港口機能,使得它的航運日益衰退。

2. 桅杆
高高豎起的兩根柱子是帆船桅桿。根據1898年的《臺灣協會會報》,往來中國與臺灣之間的中式帆船,會懸掛各種顏色的三角形「樯頭旗」以標示屬地。而紅旗代表的是廣東,我們因此知道:那裡停泊著一艘來自廣東的中式帆船。

3. 手車仔
街道末尾頂棚與輪胎的描繪,應是一輛人力車,臺語稱之為「手車仔」。近代的人力車發明於1869年的日本,後來從日本被引進臺灣,成為普遍的交通工具。在1925年,僱人力車從淡水車站到紅毛城只需二十五錢,比搭公車更划算。

4. 市區改正
長直而寬闊的街道剛剛完工不久,這是1933年「市區改正」的結果。日本政府仿效西方的現代都市規劃理念,時常在臺灣各地方城鎮執行類似的改造工程,除了整建街廓外觀與基礎道路設施以外,也改善整個街區的排水系統。

5. 電線桿
與街道同樣筆直的電線桿,進一步凸顯了現代化意象。日治初期,電力事業在臺灣的各大城市興起,逐步融入日常生活圖景的電線桿,成為陳澄波的畫作當中重要的表現主題,同時是他用以表現空間距離感的重要元素。

6. 紅瓦白牆
三角形的牆面上塗抹了石灰,大片的白色在陽光和暖的日子裡顯得格外好看。在多雨的淡水,建物外牆上的石灰塗層能防止滲水。小鎮的石灰多半供應自北邊的「灰窯仔」,早期臺灣有許多燒製石灰的聚落,都留有相仿的地名。

7. 日本瓦
黑色屋瓦與周遭建築屋頂的紅瓦形成對比,應是一棟日式建築。因應這類建築的大量需要,日本時代的臺灣曾引進許多燒製黑瓦的「達摩窯」,民間俗稱「狗頭窯」。黑色的窯片是在燒製過程中引起黑煙,使碳素附著的結果。

8. 山頭
四披水屋頂的建築應是一棟洋樓,它的正面有一塊線條簡單的「山頭」。這種突出於建築立面頂端的裝飾起源於古希臘,後來在臺灣的仿巴洛克式建築當中也被大量採用。山頭正面常有線條繁複的華麗浮雕,增添建物的氣派。



圖3:今新北市立圖書館淡水分館(舊淡水公會堂)後方。除了這幅畫以外,陳澄波還有另外兩幅已經佚失的油畫(僅存圖錄上的黑白照片),作畫的視點都在此處。這張照片攝於國民政府遷臺以後,照片中的景物與陳澄波的畫作略有出入,不過,我們仍可見到左側道路旁的三孔圍欄,以及畫面右邊開了兩扇窗戶的大房子。注意這棟建物的屋頂,突起於建物右側屋頂上的山牆,形狀與陳澄波的描繪完全一致。Photo Credit:淡水文化基金會

圖4:日本時代經過「市區改正」以後變得筆直而寬敞的淡水下街,兩側豎立著成排的電線桿,今日的街道規模大抵確立於這個時期。照片的遠景處,可以見到一臺「手車仔」正朝著我們的方向行進。Photo Credit:http://taipics.com

淡水風景(淡水)

淡水風景(淡水) 1935 畫布油彩 91×117cm 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

逐漸向上爬升的小徑是三層厝街。舊時淡水的民宅順地勢興築,又有西洋樓房與日式房舍陸續起造,文化風貌各異的建築高低錯落、跌宕參差,也隱喻著在地歷史的層層積累。以小徑為軸線,筆直矗立於右側的兩幢洋樓,與左側不規則疊起的閩式建築形成和諧的對比。畫裡的小鎮自成世界,在堆疊中見齊整,在紛雜中見穩定。

1. 水溝與石板橋
汙水處理系統還未建立完善的年代,隨著道路蜿蜒的明溝,負擔著整個街區的排水,讓雨水與家庭廢水流進淡水河裡。曲折小徑裡常有越過溝渠的小石板橋,引誘著人們的好奇心,走向山城裡的神秘天地。

2. 支窗
舊時的淡水民宅偶能得見向外推起、以木條支撐的窗板。這種窗戶雖不利房屋採光,但便於防雨。在潮濕的淡水,室內通風與遮蔽風雨同樣重要,支窗的設計恰可因應天氣變化,靈活開闔。

3. 點景人物
一對父女正朝著小徑的深處攜手前行。表現親子感情的點景人物,是陳澄波畫作裡的重要元素。讓父母牽著孩子漫遊於大千世界,或許也寄託了畫家自己對早逝雙親的遙遠思念。

4. 紅樓與白樓
聳立於山城間,同樣以外廊與拱圈為特色的兩幢建物是紅樓與白樓。兩棟洋樓是舊時淡水的地標,也是早期許多畫家共同的創作主題。陳澄波在畫中採用一種經典視角,同樣的俯視角度,也能得見於倪蔣懷、陳慧坤等人的作品。

5. 鳥踏
山牆上突起的ㄇ字型線條是「鳥踏」,聽來像是提供鳥兒駐足休息的地方,其實是要防止雨水沿著牆面流進下方的窗子裡。後來的鳥踏逐漸發展出裝飾功能,樣式變得繁複而華麗。



圖3:與陳澄波畫作視角相仿的一幀老照片。Photo Credit:蘇文魁老師(淡江中學校史館館長)

圖4:畫家林玉珠的作品《西日》,採取與陳澄波相仿的作畫視角。實際上,許多知名畫家都曾在畫作當中採用類似視角,例如本名文任、名島貢、陳慧坤、倪蔣懷、吳棟材,皆留有相仿的作品。Photo Credit:臺灣創價學會

淡水風景(二)

淡水風景(二) 1935 畫布油彩 72.5×91cm 私人收藏

在山城腳下抬頭仰望,一幢奇特的建物九十度延展,遮攔了陳澄波的視線。洋房的外廊有成排的拱圈,搶眼的大片白色在周圍土埆厝的群落裡,乍看顯得有些突兀。但仔細一瞧,樓房的紅瓦與磚牆,卻又表現出強烈的在地特色。中西合璧的建築,土洋雜陳的風景,這幅畫宛若小鎮的歷史縮影,投射出異文化在淡水的交會與融合。

1. 白樓
落成於19世紀末的白樓,是馬偕首位學生嚴清華的房子。他聘請了當時淡水最知名的土水師「洪仔泉」主持工程,建造出這棟雜揉中西文化元素的奇特建物。戰後的白樓輾轉易手,終在1992年改建,今日尚能得見外牆的部分遺構。

2. 木下靜涯故居
東洋畫家木下靜涯自1918開始在臺灣各地作畫,其後又因為迷戀淡水風景,長期賃居於這棟視野開闊的小房子裡埋首創作,逐步取得繪畫上的成就。他參與創辦了臺灣第一個美術展覽會,為陳澄波等後起的藝術家搭建了重要舞臺。

3. 庇
突出於屋簷下的「庇」(或「霧除」),是木下靜涯故居一個頗為醒目的特徵,也表現在許多畫家的作品裡。「庇」在日式建築當中頗為常見,這樣的建築構造除了能遮擋風雨與日照,同時能為房屋的外觀創造層次上的變化。

4. 牛眼
在氣候潮濕的淡水,不論土埆厝或洋樓,建物常在側面的山牆頂端開窗,以促進屋內的空氣流通。白樓的牆頂有圓形的牛眼窗,這種圓窗常見於日本時代的仿巴洛克式建築,除了通風與採光,在稜稜角角的牆面上亦有裝飾功能。

5. 門聯
門聯是漢人社會裡的文化特色。在家門口張貼文字招祥納福的習慣,起源於「桃符」,即桃木做成的辟邪物。在陳澄波的時代,日本政府雖鼓吹廢除臺灣人的舊曆新年,但也默許一些本土的文化傳統,畫裡的門聯也是一例。

6. 畫框之外
陳澄波的青年時代,常與畫壇的朋友們結伴到各個地方旅行、作畫。這幅畫是1935年畫家楊三郎入選臺灣美術展覽會的〈盛夏の淡水〉,畫中的景物特徵與陳澄波的畫作相仿,兩位畫家可能約在同一地點寫生,完成各自的作品。



圖3:老照片裡的白樓樣貌。Photo Credit:蘇文魁老師(淡江中學校史館館長)

圖4:楊三郎,《盛夏の淡水》。Photo Credit:臺灣創價學會

岡 1936 畫布油彩 91×116.5cm 私人收藏

風貌奇異的一座高塔坐鎮於遠方,塔下是順著山坡鋪展的大片農田,蓊鬱的綠意流淌於各個角落。田埂、道路、樹冠的橫向線條如五線譜一般躍動起伏,田間的白鷺鷥與電線桿也應和著旋律,在水平構圖裡蹦跳著趣味變奏。像是個大指揮家,陳澄波輕快地在畫布上舞動著手中彩筆,將小山崗上的田園風光,譜寫為一首美麗而歡快的交響曲。

1. 淡水中學校
山崗上的淡水中學校現稱淡江高中,是北臺灣第一所提供臺籍學生就讀的中學。該校由著名傳教士馬偕的兒子階叡廉創辦於1914年,教會背景使該校的辦學顯得與眾不同,臺灣的第一支橄欖球隊與合唱團,皆誕生於淡中的校園裡。

2. 八角塔
加拿大籍傳教士羅虔益設計的八角塔,以西式的塔樓建築為概念,大膽融合了中式寶塔、三合院等文化要素。該建物落成於1925年,是淡水中學校募款新築的校舍,外貌奇偉的八角塔,後來也成為該校最具代表性的歷史圖騰。

3. 衛塔
衛塔在中世紀歐洲的城堡主要發揮防禦功能,後來則被援引到近代建築當中。擺在角落的衛塔,除了為建築輪廓增添起伏變化,也能襯托主建物的氣勢雄偉。在臺灣,落成於日治時期的一些巴洛克式建築,也能見到衛塔的設計。

4. 電線桿
電線桿是陳澄波專注而著迷的一種創作題材。對日治時期的臺灣畫家而言,島嶼的風景正在現代化浪潮當中迅即改變,視覺上的衝擊也反映在他們的創作裡,鐵橋、道路等「摩登」景物,時常成為風景畫的母題或元素。

5. 白鷺鷥與農田
田埂間的白鷺鷥,正以尖長的黑喙啄食田裡的蟲隻。白鷺鷥是一種喜好群棲的留鳥,廣泛出現在臺灣各地的農田裡面。各式各樣的本土文藝創作,也經常以白鷺鷥為題材,用以表現一種鄉土意象,或連結於作者的自然關懷。

6. 樹
羽毛般綻開的樹葉,流動著煥然的生命力。在陳澄波以臺灣本土風景為題材的畫作裡,常能見到蔥蘢的草木。後期的畫作,更進一步將他領悟自水墨畫的擦筆技巧,融入樹景的描繪,藉以表現自然植被的繁茂與欣榮。

7. 點景人物:戴笠挑擔者
頭戴斗笠、肩挑扁擔的勞動者,也是陳澄波時常安插在畫作裡的一種點景人物。一步一腳印、勤謹奉獻的勞苦大眾,奔忙於往昔臺灣的各個角落。他們的身影,也在這位擁有濃厚鄉土情懷的畫家心中,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8. 道路
對照1945年的航照圖,橫過畫面這條兩側都有農田的道路,可能是今天的新生街。陳澄波的淡水畫作,時常描繪一條由近至遠的道路,用以引導視線,拉出透視距離,但這幅畫裡的道路意在截斷畫面,在構圖上有截然不同的效果。



圖3:1945年美軍航照影像中的淡水。左上角的三合院形狀建物即八角樓,圖中央倒L型的道路則是今日的新生街,《岡》的視點當在這附近。Photo Credit:中央研究院淡水百年歷史地圖系統

圖4:Photo Credit:蘇文魁老師(淡江中學校史館館長)

淡水河邊

淡水河邊 1936 畫布油彩 90×116.5cm 私人收藏

泛黃的油彩也是老日子的顏色,厚重的故事彷彿就封存在古街舊厝的迷宮裡,找歷史的人若跌了進去,總得流連上好一陣子,方能尋得回家的路。遠遠望去,時間與記憶都在山腳下的異境裡相疊成海,寂靜而凝滯的海,只有海鷗望著總不停息的河,慢悠悠地飛翔。

在陳澄波一系列以淡水為題的油畫當中,這幅畫所表現的故事氛圍,迥異於其他作品。畫境裡的光線昏黃黯淡,杳無人煙的建築群落,蒼茫浩渺的河流,小山坡上一株枝葉寥落的枯樹,畫面裡的一切細節,在在醞釀著強烈的孤寂感。

視線望向遠方,紅樓的赤煉瓦依舊是明豔的磚紅,然而,山腳下那座失了顏色的小鎮,卻像是永遠地停留在舊時光裡。一幢幢老房子無秩序地紛雜錯落,也予人一種惘然迷失的錯覺。

畫中的透視表現也饒富趣味。朝著小鎮的方向望去,由近到遠的視覺縱深,與畫裡其他景物的透視比例,似乎並不相當。視線在高低之間移轉,隱約有種奇異的不協調感。

對於風景畫的空間佈局,陳澄波其實有自己的獨特思考。在他的作品裡面,我們常能見到多點透視所導致的奇幻視覺效果。考慮到這幅畫刻意營造的寂寞氣氛,畫面裡的一切迷離與錯置,或許也是畫家別出心裁的安排吧。置身於淡水小鎮,你是否也曾遇見畫境裡的古舊意象呢?

摘要:
畫境裡的光線昏黃黯淡,杳無人煙的建築群落,蒼茫浩渺的河流,小山坡上一株枝葉寥落的枯樹,畫面裡的一切細節,在在醞釀著強烈的孤寂感。

厚重的故事彷彿就封存在古街舊厝的迷宮裡。遠遠望去,時間與記憶都在山腳下的異境裡相疊成海,寂靜而凝滯的海,只有海鷗望著總不停息的河,慢悠悠地飛翔……



圖2:淡水禮拜堂屋脊上的小型尖塔(pinnacle),也出現在這幅畫當中。Photo Credit:日本旅行協會臺灣支部編,《臺灣鐵道旅行案內》(臺北:日本旅行協會臺灣支部,1940),頁164,〈詩と繪の淡水〉,中研院臺史所臺灣古籍研究資料庫。

圖3:日本畫家片瀨宏在1929年第三回臺展當中的入選作品《淡水風景》,視角與陳澄波的畫作相若,同樣表現了淡水下街擁擠的建築群落。除了淡水河上的帆影以外,他也描繪了遠處的白樓、木下靜涯故居以及紅樓等淡水的特色建築。Photo Credit:臺灣創價學會

滿載而歸

滿載而歸 1936 畫布油彩 72.5×90.5cm 私人收藏

從小鎮北方的山坡望向淡水,大路上的行人正朝著遠方紅瓦厝的群落移動。越過市街,就是港岸,冒著煙的輪船停泊在棧橋旁,表現了商港的些許朝氣。鼻仔頭外的淡水河蜿蜒如絲帶,橫過上方的小坪頂山將全幅風景收攏於畫面裡。這個小鎮邊緣的風景,較少為其他畫家注意。別出心裁的取景角度,也反映了陳澄波對在地生活的仔細體察。

1. 大路上的行人
天色將明未明,這是淡水的清晨時分。住在「城仔口」以北,早起出門採買的民眾,以及挑著扁擔的小生意人,齊齊走向還未全然甦醒的小鎮。循著電線桿的指引,跟著人群的腳步緩緩前行,你是否也期待著市街上的風景呢?

2. 施合發商行的木材
來自中國福州或日本北海道的進口杉木,整齊地堆疊在河岸邊,準備送進「施合發商行」的木材廠進行加工處理。1930年代,「施合發」是全臺最大的木材事業,其工廠就設在海運、河道與鐵道的交會處,運輸成本也隨之減省。

3. 嘉士洋行倉庫
凸出於河岸的低矮紅磚建築是始建於19世紀末的嘉士洋行倉庫,日治時代成為外商殼牌公司的石油存儲與轉運據點。進口油料在此進行分裝,轉輸全臺各地。二戰期間,這座總是發出刺鼻味道的「臭油棧」曾遭轟炸,引發大火。

4. 棧橋與輪船
殼牌倉庫右側的木造棧橋連接輪船,橋上忙碌的身影,可能正在執行灌油工作,補注岸上的兩座大型油槽。直到1941年最後一艘油輪駛離以前,淡水的河道還未完全淤塞,足以維持畫中這類三千噸以上的大型輪船順利進出。

5. 黃東茂宅邸
隱約浮現於鼻仔頭的洋房是黃東茂宅邸。這位來自廈門的「黃五舍」早年代理洋行的石油生意,其後又投資磚廠、煤礦、鐵道等事業,財力極為雄厚。小鎮裡的居民遙望著這幢神秘宅邸,直到它在1939年毀於水上機場的興建為止。

6. 小坪頂山
橫亙於畫面上方的丘巒是小坪頂山,舊名「圓仔湯嶺」。在北淡公路與鐵路尚未開闢以前,翻越小坪頂、通往北投地區的古道,是淡水與臺北的主要聯絡道路。



圖3:1940年代之前,港道尚未淤淺的淡水,仍能容許三千噸以上的大型輪船進出。照片當中,可以見到大量堆置在河岸邊的木材。Photo Credit:淡水文化基金會

圖4:Photo Credit:U.S. Department of Navy, Office of the 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, Civil Affairs Handbook - Taiwan (Formosa), Taihoku Province, 1944, p.61.

淡水風景(三)

淡水風景(三) 年代不詳 畫布油彩 35.7×42.6cm 私人收藏

習慣以大自然為畫室的陳澄波,或許是在淡水小鎮的郊外,找到了這樣一個美麗的山水畫境。小船上的漁夫倚著桅杆打起了盹,一群鴨子在水面漫游。河的對岸是大片的田野,一直延展到遠遠的大屯山下。開闊的視野裡,隱約能見到農人的身影在田間默默勞作。山河間的歲月靜好,坐在河邊垂釣的父子倆人,是否也徜徉於那樣的寧靜裡呢?

1. 庄子內溪
屬於淡水河系的庄子內溪流貫眼前,溪水沖積的谷地提供了肥沃的田土,早期許多聚落都沿著這條河而形成。近年來隨著淡水的都市化,庄仔內溪的下游河段被埋到了水泥叢林的深處,淪為汙濁而淤塞的城市暗溝。

2. 養鴨
臉紅紅的鴨子成群結隊地在水面漫游。原生於南美洲的番鴨在17世紀被引入臺灣,並為許多農家所養殖。鴨子可以吃掉田裡的害蟲,提供碩大的鴨蛋,肥美的鴨肉也富營養價值,難怪「養鴨人家」是舊時臺灣農村的代表性圖景。

3. 鴨母船
停泊在鴨群旁的舢舨可能是「鴨母船」。淡水河系常有小船載著鴨子,尋找淺灘放鴨覓食,再把鴨群載回寮舍。在異邦人的眼裡,放鴨是臺灣的特殊風景。1923年裕仁皇太子到訪臺灣,也特意到基隆河畔,參觀飼養鴨群的景況。

4. 小漁船
停泊於溪流上的小船,擁有竹片與竹殼編成的半圓型低矮船蓬,為船上的人創造出可以遮陽或擋風的休息空間,船艏有小型的桅杆可以掛帆,若是不倚靠風力,則可以划槳,行動十分自在。

5. 沒骨技巧
近景的三棵大樹,近似中國水墨畫的沒骨技法,取消線條輪廓,直接運筆樹幹的動勢。在1930年代中期,陳澄波有意識地在繪畫中融入倪瓚、八大山人等中國畫家的技法,這幅作品也似能得見幾許山水畫的意境。

6. 釣魚
陳澄波可能在這幅畫裡援引了一些習自中國的繪畫概念,常見於山水畫裡的垂釣者,也被用在這裡點綴畫面。實際來說,日治時代的淡水,也是個遠近馳名的釣魚聖地,每到假日,小鎮的海岸與河邊總會聚集許多遠地來的釣客。

7. 大屯山系
遠景裡連綿起伏的山巒應是大屯山系,山腳下的坡地似有土埆厝的聚落。日本文學家西川滿認為淡水背後的這些山嶺充滿了陽剛氣息,與觀音山的溫柔形成強烈對比。藉著這幅畫的描繪,我們似乎也可以感受到山嶺的雄偉與壯闊。



圖3:舊時行駛於淡水河系的小型船舶,通常有遮蔽風雨的船蓬,以及一枝可以掛帆的桅杆。Photo Credit:http://taipics.com

圖4:日本時代淡水河上的養鴨人家。Photo Credit:臺灣總督府編,《共進會記念臺灣寫真帖》(臺北:臺灣日日新報社,1916),無頁碼,〈淡水河の家鴨放飼〉,中研院臺史所臺灣研究古籍資料庫。

雨後淡水

雨後淡水 年代不詳 畫布油彩 45.5×53cm 私人收藏

太平洋上的戰雲密布,雨後的淡水似乎也籠上了一層戰爭的陰霾。出征旗上大紅色的「祝」字雖然醒目,但寥落的人群隊列裡,似乎沒有一樣的歡悅氣氛。沿著九崁街婉轉上行,就是淡水的古老街區,那樣懷舊的地方,也許適合一場告別家鄉的遊行吧。目送著人群隊伍的離去,陳澄波默然勾勒著時代的陰影,為歷史留下了他的見證。

1. 壯行會
二戰時候,受國家徵召或志願入伍的軍人,在遠赴戰場之前,地方政府時常動員群眾、學生與各機關團體,為他們舉辦一場熱鬧的「壯行會」。畫中的遊行隊伍人人手執國旗,他們正要走進九崁街裡,宣揚戰士的光榮出征。

2. 出征旗
為了把出征塑造為榮耀之事,送行儀式裡常會樹起這樣的大旗,旗上繪有日本國旗的「日之丸」,或代表日軍的旭日紋樣,並以大字書寫出征者的名字。豎起出征旗,除了祝願士兵的武運昌隆,其實也是一種戰爭動員的宣傳手段。

3. 九崁街
福佑宮後方的九崁街是形成於18世紀末的商業街肆。由於河岸空間較為狹窄,陸續增加的淡水人口,沿著這條街道向山坡上的「崎仔頂」延伸居住空間,發展聚落的規模。

4. 磚拱
順應淡水山坡的地形變化,九崁街上的一戶民家,以磚拱築成樓梯的基底,連接上方建物的出入口。兩個醒目的磚拱,至今仍存在於九崁街上。方向雖然與這幅畫的描繪不同,但樣式大抵是一致的。

5. 福佑宮
正脊兩端向上翹起的「燕尾」,經常使用於臺灣的寺廟建築當中。若參照九崁街的相對位置,可推測該建物應是淡水河畔的福佑宮。主祀媽祖的福佑宮始建於1782年,是早期來到淡水的福建與粵東移民共同的信仰中心。

6. 店屋
淡水街上的店屋,通常有窄長的格局。面對大街的店面以屋頂上的閣樓為倉庫,後方則與店主的住家相連。臺灣許多港口附近的聚落,例如鹿港、安平等地,皆有這類長型的店屋。



圖3:老照片裡的九崁街景。Photo Credit:臺灣總督府民政部編,《記念臺灣寫真帖》(臺北市:臺灣總督府民政部,1915),無頁碼,〈淡水市街〉,中研院臺史所臺灣研究古籍資料庫。

圖4:陳澄波1933年的畫作〈鹿港老街〉,兩旁的店屋也屬於圖樣窄長、多進的格局。

淡水寫生合畫

淡水寫生合畫 1941 紙本彩墨 27.2×24.2cm 私人收藏

山下房屋、小帆船、鳥是陳澄波畫。
山是楊三郎畫。
左邊的樹是李梅樹畫。
大船是林玉山畫。
前面的路是郭雪湖畫。
中間的水波是陳敬輝畫。



圖3:Photo Credit:臺灣國立公園協會編,岡田紅陽撮影,《臺湾囯立公園寫真集》(1939),〈淡水河と觀音山〉,中研院臺史所臺灣研究古籍資料庫。

圖4:東洋畫家森月城筆下的淡水河與觀音山,場景、筆意與這幅六人寫生合畫也有些相似。Photo Credit:http://taipics.com

岡 1936 畫布油彩 91×116.5cm 私人收藏

風貌奇異的一座高塔坐鎮於遠方,塔下是順著山坡鋪展的大片農田,蓊鬱的綠意流淌於各個角落。田埂、道路、樹冠的橫向線條如五線譜一般躍動起伏,田間的白鷺鷥與電線桿也應和著旋律,在水平構圖裡蹦跳著趣味變奏。像是個大指揮家,陳澄波輕快地在畫布上舞動著手中彩筆,將小山崗上的田園風光,譜寫為一首美麗而歡快的交響曲。

1. 淡水中學校
山崗上的淡水中學校現稱淡江高中,是北臺灣第一所提供臺籍學生就讀的中學。該校由著名傳教士馬偕的兒子階叡廉創辦於1914年,教會背景使該校的辦學顯得與眾不同,臺灣的第一支橄欖球隊與合唱團,皆誕生於淡中的校園裡。

2. 八角塔
加拿大籍傳教士羅虔益設計的八角塔,以西式的塔樓建築為概念,大膽融合了中式寶塔、三合院等文化要素。該建物落成於1925年,是淡水中學校募款新築的校舍,外貌奇偉的八角塔,後來也成為該校最具代表性的歷史圖騰。

3. 衛塔
衛塔在中世紀歐洲的城堡主要發揮防禦功能,後來則被援引到近代建築當中。擺在角落的衛塔,除了為建築輪廓增添起伏變化,也能襯托主建物的氣勢雄偉。在臺灣,落成於日治時期的一些巴洛克式建築,也能見到衛塔的設計。

4. 電線桿
電線桿是陳澄波專注而著迷的一種創作題材。對日治時期的臺灣畫家而言,島嶼的風景正在現代化浪潮當中迅即改變,視覺上的衝擊也反映在他們的創作裡,鐵橋、道路等「摩登」景物,時常成為風景畫的母題或元素。

5. 白鷺鷥與農田
田埂間的白鷺鷥,正以尖長的黑喙啄食田裡的蟲隻。白鷺鷥是一種喜好群棲的留鳥,廣泛出現在臺灣各地的農田裡面。各式各樣的本土文藝創作,也經常以白鷺鷥為題材,用以表現一種鄉土意象,或連結於作者的自然關懷。

6. 樹
羽毛般綻開的樹葉,流動著煥然的生命力。在陳澄波以臺灣本土風景為題材的畫作裡,常能見到蔥蘢的草木。後期的畫作,更進一步將他領悟自水墨畫的擦筆技巧,融入樹景的描繪,藉以表現自然植被的繁茂與欣榮。

7. 點景人物:戴笠挑擔者
頭戴斗笠、肩挑扁擔的勞動者,也是陳澄波時常安插在畫作裡的一種點景人物。一步一腳印、勤謹奉獻的勞苦大眾,奔忙於往昔臺灣的各個角落。他們的身影,也在這位擁有濃厚鄉土情懷的畫家心中,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8. 道路
對照1945年的航照圖,橫過畫面這條兩側都有農田的道路,可能是今天的新生街。陳澄波的淡水畫作,時常描繪一條由近至遠的道路,用以引導視線,拉出透視距離,但這幅畫裡的道路意在截斷畫面,在構圖上有截然不同的效果。



圖3:1945年美軍航照影像中的淡水。左上角的三合院形狀建物即八角樓,圖中央倒L型的道路則是今日的新生街,《岡》的視點當在這附近。Photo Credit:中央研究院淡水百年歷史地圖系統

圖4:Photo Credit:蘇文魁老師(淡江中學校史館館長)

淡水風景(淡水)

淡水風景(淡水) 1935 畫布油彩 91×117cm 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

逐漸向上爬升的小徑是三層厝街。舊時淡水的民宅順地勢興築,又有西洋樓房與日式房舍陸續起造,文化風貌各異的建築高低錯落、跌宕參差,也隱喻著在地歷史的層層積累。以小徑為軸線,筆直矗立於右側的兩幢洋樓,與左側不規則疊起的閩式建築形成和諧的對比。畫裡的小鎮自成世界,在堆疊中見齊整,在紛雜中見穩定。

1. 水溝與石板橋
汙水處理系統還未建立完善的年代,隨著道路蜿蜒的明溝,負擔著整個街區的排水,讓雨水與家庭廢水流進淡水河裡。曲折小徑裡常有越過溝渠的小石板橋,引誘著人們的好奇心,走向山城裡的神秘天地。

2. 支窗
舊時的淡水民宅偶能得見向外推起、以木條支撐的窗板。這種窗戶雖不利房屋採光,但便於防雨。在潮濕的淡水,室內通風與遮蔽風雨同樣重要,支窗的設計恰可因應天氣變化,靈活開闔。

3. 點景人物
一對父女正朝著小徑的深處攜手前行。表現親子感情的點景人物,是陳澄波畫作裡的重要元素。讓父母牽著孩子漫遊於大千世界,或許也寄託了畫家自己對早逝雙親的遙遠思念。

4. 紅樓與白樓
聳立於山城間,同樣以外廊與拱圈為特色的兩幢建物是紅樓與白樓。兩棟洋樓是舊時淡水的地標,也是早期許多畫家共同的創作主題。陳澄波在畫中採用一種經典視角,同樣的俯視角度,也能得見於倪蔣懷、陳慧坤等人的作品。

5. 鳥踏
山牆上突起的ㄇ字型線條是「鳥踏」,聽來像是提供鳥兒駐足休息的地方,其實是要防止雨水沿著牆面流進下方的窗子裡。後來的鳥踏逐漸發展出裝飾功能,樣式變得繁複而華麗。



圖3:與陳澄波畫作視角相仿的一幀老照片。Photo Credit:蘇文魁老師(淡江中學校史館館長)

圖4:畫家林玉珠的作品《西日》,採取與陳澄波相仿的作畫視角。實際上,許多知名畫家都曾在畫作當中採用類似視角,例如本名文任、名島貢、陳慧坤、倪蔣懷、吳棟材,皆留有相仿的作品。Photo Credit:臺灣創價學會

其他推薦的導覽

掃描下載導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