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適紀念館

  胡適紀念館成立於1962年12月10日,是為紀念胡適先生(1891-1962)的貢獻而設立的。胡適先生是近代中國著名的學者,曾任北大文學院長、駐美大使、北大校長,1949年以後滯留美國,直到1958年才回到台灣接任中央研究院第三任院長,至1962年2月24日不幸猝逝;同年12月成立了胡適紀念館,1998年改隸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。

  胡適紀念館的展示區域包括三個部分,一是胡適先生南港故居,是胡適擔任中研院院長時期的住宅,大體上保持他生前起居生活的原有風貌。二為陳列室,由美國史帶先生(C. V. Starr)於1964年捐款而建立,展示胡適先生的著作、遺物、手稿、照片及紀錄片等。陳列室並另闢特展區,以專題方式不定期介紹胡適生命史的多重風華。三為胡適墓園,位於中央研究院院區旁側的「胡適公園」內,在瞻仰憑弔之餘,另有遊觀登臨之勝。

01.陳列室入門口

  歡迎來到胡適紀念館。胡適紀念館目前可以參觀的地方一共分為三個部分,第一個是我們現在所在的陳列室,第二個是我們陳列室旁邊的胡適先生的故居,第三部分是我們中央研究院側門外的胡適墓園。

  陳列室一共分為兩個部分,一個是常設展,另一個是特展。常設展的部分主要是介紹胡適先生的個人生平、學術貢獻,以及他的一些重要活動,基本上是以胡適先生生活的年代先後作為排列的方式。目前常設展規劃成四大區塊,分別是「胡適的感情世界」、「胡適的學術文化成就」、「胡適與近代中國」,以及「晚年歲月與台灣」。特展的部分,是專題型的展覽,會不定期地更換主題。

02.陳列室常設展區「胡適的感情世界」

  「胡適的感情世界」是介紹胡適先生的家世背景、婚姻狀況,以及他和朋友的情誼。

  胡適1891年12月17日出生在上海,祖籍是安徽績溪。他出生沒多久,父親胡傳就奉調到台灣,擔任地方官;因為這層關係,胡適小時候就到過台灣居住,先後住過台南及台東,這是他跟台灣最早的接觸與緣分。到了1895年年初,因為中日甲午戰爭的緣故,胡適跟母親先離開台灣回到安徽績溪;後來中國戰敗,要割讓台灣給日本,胡傳抱病離開台灣,到了廈門就過世了,享年55歲。胡傳過世時,胡適實際上還不滿4歲。

  由於胡適的父親早逝,所以他是由母親馮順弟一手撫養長大的。馮順弟17歲嫁給胡傳,23歲她的丈夫就過世了。她對胡適的期望非常深,非常注重他的教育。在胡適的自傳裡也時常提到母親對他的影響,特別在做人做事方面。胡適的母親除了影響他做人做事之外,同時也決定了他的婚姻。在胡適十四歲時,母親為他與江冬秀女士訂下婚約。之後胡適到上海讀書,又到美國留學,一直到27歲(1917年),他才回到家鄉完婚。

  胡適一生交遊廣闊,值得一提的是,有兩位朋友——趙元任與韋蓮司(Edith Clifford Williams)和他的友誼都長達五十年。

03.陳列室常設展區「胡適的學術文化成就」

  「胡適的學術文化成就」主要介紹青年胡適的求學時期,尤其是他的留學考試及留美情形,因為此時期是他一生當中重要的學術思想基礎的形成期。胡適是1910年第二批考取庚款留美的學生,就讀美國的康乃爾大學(Cornell University)。他在康乃爾讀了5年,一直到1915年才轉學到位在紐約市的哥倫比亞大學(Columbia University)。他在1915年轉學到哥倫比亞大學的原因之一是杜威博士(John Dewey)。杜威博士是影響胡適的一位重要人物,胡適曾經講過,赫胥黎教他如何懷疑,杜威教他如何思想。所謂「如何思想」,其實指的就是把一切的學說都看成是待驗證的假設。現在我們耳熟能詳的就是胡適的名言「大胆的假設,小心的求證」。胡適在1915年到哥倫比亞大學求學,1917年通過博士學位考試,離開美國;回到中國大陸後,到北京大學任教。所以留學美國這7年是他一生當中最重要的思想奠基時期。

  胡適的博士論文是《先秦名學史》。先秦指的是中國的上古時期、秦朝之前,名學指的是邏輯學、方法學。胡適以中國上古史做為例子,用西方的哲學史方法,重新去解釋中國的歷史;他為中國後來的學術界,開啟了一種新的研究途徑、研究方法。

04.陳列室常設展區「胡適與近代中國」

  「胡適與近代中國」要介紹胡適從1917年回到中國大陸,到中國對日八年抗戰的這段期間的活動情況。
胡適在美國讀書期間,曾經寫了一篇〈文學改良芻議〉,投稿到陳獨秀創辦的《新青年》雜誌。因為這篇文章的關係,胡適在中國學術界突然變成很有名氣的人物。當時北京大學的校長蔡元培、文學院院長陳獨秀就邀請胡適回來擔任北京大學的教授,所以他回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北京大學的教授。他當時從美國帶回來很多先進的觀念,包含我們現在熟知的新思潮、新觀念,以及自由、民主、科學等等,再加上他對白話文的推動,所以他在北京大學的這段時間,可以說是影響中國最大的一個時期。他甚至有「青年導師」的稱號。

  1937年,中國面臨危急存亡的關頭,日本全面侵略中國。中日戰爭一共打了八年,這八年的前幾年,胡適在美國先任特使(1937-1938),再擔任駐美大使(1938-1942)。胡適在美國擔任駐美大使期間,到處去演講,宣傳中國抗戰的決心與理由,希望能夠獲得美、加人民與政府的支持。他擔任駐美大使,直到珍珠港事件爆發後隔年卸任。這樣四處演講宣傳,極為辛勞,所以他第一次心臟病發也是在駐美大使期間。胡適曾用一段話形容他擔任駐美大使的心情:「做了過河卒子,只能拼命向前」。

05.陳列室常設展區「晚年歲月與台灣」(一)

  「晚年歲月與台灣」,主要是介紹胡適晚年與台灣的關係。

  胡適的晚年,其實在台灣的時間很短,從1958年至1962年過世為止。在這之前,在1949年之前,他曾擔任兩年北京大學校長。國共戰爭爆發後,他在1949年離開中國大陸再度到美國去,這一停留就是八年多的時間,一直到1958年才回到台灣擔任中央研究院的第三任院長,1962年過世。雖然他在台灣的時間很短,不到四年,但對台灣的學術發展來講,他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推手。我們選了兩件事作為這個時期的代表,一件是雷震案;另一件是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。

  雷震案的部分,大致情形是,當雷震創辦《自由中國》時,以胡適為發行人,希望自由主義者胡適,可以為《自由中國》這本雜誌產生更大的影響。此雜誌一共發行了十年,期間因為刊登了幾篇文章,對當時的政治環境來講,產生了非常大的矛盾和衝突,所以十年之後這本雜誌就被停刊了,而雷震也被以叛亂罪判了十年的牢。這件事對胡適晚年的打擊很大;對台灣民主的發展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點。

06.陳列室常設展區「晚年歲月與台灣」(二)

  除了雷震案之外,另一重點是中央研究院院長的部分。中央研究院並不是在台灣成立的,是1928年在中國大陸成立的。1949年,國共戰爭下,國民黨敗退至台灣,中央研究院也到台灣重建。一開始在楊梅火車站旁的倉庫,後來才遷到南港,進而有今天這樣的規模。

  首任院長是蔡元培先生,胡適是第三任,但以台灣而言,他是一位很重要的創建者。胡適有一個夢想,那就是「學術獨立」。他本來把「學術獨立」的夢想放在中國大陸的北京大學,但後來因為政局的關係,他把這樣的想法放到台灣的中央研究院來。他從美國回來接任中研院院長的時候,帶了吳大猷擬的一個「發展學術、培植人才」的計畫。後來成立「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」,這個單位之後演變為今日的「科技部」。藉由體制力量,推動學術發展,實現學術獨立。胡適不愧是推動引領台灣學術與科學事業的舵手。

  胡適是在1962年2月24日第五次院士會議,會後酒會送客時,因為心臟病猝發過世了。胡適過世後,他的一位外國朋友史帶先生(C. V. Starr)捐贈款項,中研院就在他故居的旁邊,蓋了這座陳列室。這座陳列室在1965年正式對外開放。

07.陳列室特展區「胡適與蔣介石:道不同而相為謀」(一)

  「胡適與蔣介石:道不同而相為謀」特展,簡單來說,在1920年代的環境下,出現了文武雙星,一位是新文化運動領袖之一的胡適;一位是藉由北伐奠定他在中國國民黨及中華民國地位的蔣介石,兩位都為了讓中國富強的理想在努力。但是兩人秉持的方法不同,一個是堅持走自由民主的路;一個則是先用極權統治的方式,再視情況進入憲政階段。這種「道不同而相為謀」的狀況下,讓兩人的互動充滿張力。

  當民國17年(1928),中國完成統一,在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革命的進程上,要從軍政要進入訓政。在訓政時期,中國國民黨是凌駕於中華民國的。胡適對此提出抨擊,和幾位友人在當時的《新月》雜誌上,發表了許多政治評論的文章,後來還集結成《人權論集》。而當時中國國民黨對於胡適的抨擊,也毫不遲疑地給予反擊。
  
  胡適與中國國民黨之間的針鋒相對,在日本侵略的外患下,有了轉變。從九一八事變開始,當時的知識分子開始要面對外侮的侵略。所以在1932年的國難會議上面,知識分子認為這場會議不只限於討論中日問題,而且對於當時的執政者國民黨也不應採取敵對的態度。這使得胡適跟當時政權的矛盾與衝突,獲得緩和。

08.陳列室特展區「胡適與蔣介石:道不同而相為謀」(二)

  胡適跟蔣介石第一次見面是在1932年年底。我們從他們見面互送對方的禮物,就可以看出他們的個性跟抱負是非常不同的。蔣介石送給胡適他自己寫的《力行叢書》,表示繼承孫中山的「知難行易」思想;但是胡適送給蔣介石的是他寫的《淮南王書》,這本書專門討論《淮南子》裡面的幾個主要思想。《淮南子》是西漢初期的一本很重要的著作,裡面強調「無能」、「無智」、「無為」,按照治天地的秩序,去治理天下。這是胡適要勸告蔣介石,領袖必須有領袖的高度與態度,不要什麼都事必躬親。從這裡就可看出,他們兩人的個性和視野是南轅北轍的。

  但是同樣為了國家,他們有了非常重要的交集。這個交集就是在「七七事變」之後,胡適接受蔣介石委員長的請託,代表中國出使美國。胡適在美國深知,他的目的就是為中國宣傳與借款,但是他碰到最重要的一個阻礙就是當時美國的「中立法」。胡適藉由巡迴演講,企圖說服每個美國人。但是看在蔣介石的眼裡,胡適只是到處領取他的榮譽博士學位罷了。胡適的辛苦,蔣介石無法體會;蔣介石的擔憂,胡適也沒辦法迅速處理。「道不同而相為謀」的矛盾與衝突,時時在彰顯。

09.陳列室特展區「胡適與蔣介石:道不同而相為謀」(三)

  抗戰勝利之後,接下來又是國共內戰。由於國共戰爭的緊迫,胡適再度接受蔣介石總統的請託到美國去,企圖遊說當時的杜魯門政府,再給國民政府協助。但是中美關係白皮書發表後,中華民國和美國的關係降到冰點。胡適沒有達成任務,滯留在美國。他在美國發表反共文章〈史達林雄圖下的中國〉(“China in Stalin’s Grand Strategy”),揭露蘇俄對於中華民國非常多的陰謀。

  1957年底,胡適為了維護中央研究院學術自由的傳統,答應蔣介石總統的任命,擔任中研院院長。1958年4月,在胡適就任院長的典禮上,兩人再度因「道不同而相為謀」起衝突。當天典禮的致詞上,蔣介石總統推崇胡適,訓勉中央研究院,要為反共復國貢獻心力。胡適的回應是中研院應該為學術而學術,並不是配合反共復國而發展。這些針鋒相對的衝突,使得蔣介石非常火怒,在日記上記錄到這是他平生遭遇到第二次最大的橫逆。從這次之後,在胡適院長任內,蔣介石沒有再到過中研院。

  胡適過世後,蔣介石題字「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,舊倫理中新思想的師表」,作為胡適的輓聯。從這幅輓聯中我們可以看到,蔣介石還是瞭解胡適是介於新舊之間的一個非常特別的人物。他對胡適有所讚賞,也有所批評。在政治權威與知識人之間的關係,實在是張力無限。

10.故居門外(戶外點)

  這裡是胡適先生住的房子。在講他的房子之前,我們先看一下他的庭院。這個庭院稍微有點更改過,但是基本上保持著原來的範圍與樣子,像是圍牆、花圃、竹柏等都是當年有的景象,並沒有變化太多。

  在進入胡適先生的房子之前,我們首先看看這座房子的外觀。這座房子比較特別的是,它是紅磚一層樓的建築,地板有墊高,距離地面幾十公分;三面有通氣孔,具有防潮跟通風的作用,所以待會兒進去看到木地板時,會發現保持得相當不錯,就是這些通氣孔的功勞。

11.故居遊廊

  這座房子就是胡適先生擔任院長所住的宿舍兼辦公室,時間是從1958年至1962年他過世為止,大約三年半。最重要的一點,這是我們歷任院長中唯一一位在院內有宿舍的院長,白天辦公,晚上住在這裡。

  這座胡適故居,較大的特色是九成以上都是當年留下來的。當然還是有一些改變,比方說房子的天花板有更動過,裝了空調。現在遊廊這個位置的地板也有換過。其實這個遊廊改建過,房子剛建好時,屋子的部分只到落地窗的地方。最早這裡是一個上面有遮雨棚的高台,胡適住了一年多之後,中研院利用他去美國開會的時間,把這個遊廊加蓋起來,擴建成現在這個的樣子。

  擴建的原因是,胡適的訪客很多時,客廳就顯得擁擠,所以中研院才做了擴建。只要人一多,把客廳的落地窗打開,就變成客廳的延伸了。這種空間的利用,還蠻有創意的。

12.故居餐廳

  這座房子我們會發現有一個特色:書很多。這邊的書,基本上是胡適離開中國大陸,也就是1949年之後,他陸續從香港、美國、臺灣各地蒐集的書。我們都曉得胡先生1949年離開中國大陸的時候,走得很匆忙,他在大陸的102箱的書籍與文件,來不及帶走,他只隨手帶走幾本,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書都是他後來蒐集的,算是藏書庫。因為胡先生畢竟是個讀書人,他走到哪都是書最多,更何況他希望利用晚年在這個地方,把他早年沒有寫完的著作完成,所以他弄了一個小小的藏書庫。總之,我們在房子裡看到的這些書都是當年的。這個地方是餐廳,包含這個吊燈也都是當年的。

  這個餐廳,除了吃飯之外,也是胡適讀書和交際的一個很重要的場所。首先來講講讀書。原來胡先生覺得他的書房,比較昏暗,尤其是格子窗,感覺坐在裡面像坐牢;而坐在餐廳的感覺則不一樣。五十幾年前的中研院院區內只有幾棟矮矮的小樓,坐在這裡放眼望去是南港的好山好水,所以在這裡讀書、寫作是非常愜意的一件事情。再來是交際方面。胡先生有時會邀請院內不同所的主管來這裡和他一起吃飯。他說他擔任院長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幫大家解決問題,所以他利用用餐時刻輕鬆的場合,接受他們的諮詢。因此,我們可以說餐桌是他晚年一個非常重要的舞台。

  他晚年最大的心願是把著作寫完,但很遺憾他沒有完成這個願望。原因有兩個:第一,應酬過多;第二,常常生病住院。還好胡先生是一個很有方法的讀書人,他會在書本裡面做眉批、做筆記,在很重要的地方夾紙。我們在書櫃看到的這些夾紙都是他當年親自夾上去的。胡適紀念館已經把這些資料,包括書本的眉批、筆記等數位化了;藉由這批資料,我們勉強可以看到他晚年學術思想的一個脈絡,多多少少補了一點他沒有寫完著作的遺憾。

13.故居客廳與書房

  客廳是他白天會客的地方,所以我們會發現他的沙發比一般家庭的座位數要來得多。這些沙發和旁邊的酒櫃,以及酒櫃內的東西,都是當年的。由於是會客的地方,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茶几上擺了一些社交的東西,例如:香菸、煙灰缸、打火機等等。胡先生晚年心臟病很嚴重,醫生建議他少喝酒,但是有些人還是把酒當成伴手禮,所以我們看到酒櫃內有Johnnie Walker威士忌、琴酒、馬丁尼酒等十幾瓶酒,保存在這裡超過半個世紀以上。

  酒櫃上的胡適塑像是雕塑家李叔明作的,在1959年3月4日從美國運到台北。再看看沙發上還保存著當年的抱枕,我們從老照片中還可以看到這些抱枕。地板也是原來的磨石子地,我們還可以看到地板上有裂痕,是地震的痕跡。

  這邊就是他的書房兼辦公室,這個書房除了窗簾以外,基本上都是當年的物品,包含這個書桌。這個書桌比較特別的是它是雙面書桌,兩邊都有抽屜。門口還有緊急按鈕,因為胡先生身體不好,當年這裡又很偏僻,如果他臨時需要人家協助的時候怎麼辦?後來就在房子內部到處加裝緊急按鈕。

  所以他在這裡辦公,在這裡開會,在這裡會面很多的青年朋友、國際人士。

14.故居臥房與衛浴

  最後是臥房與衛浴。右邊是胡先生的臥房,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讀書人,除了寢具就是書了。他的床頭和書桌旁邊也都有加裝緊急按鈕。我們還可以注意臥房的木地板,前面曾經提到,地板有墊高,而且有通風孔,所以這座房子的木地板保持得很不錯。

  中間這一間是胡夫人的房間,其實夫人回來得很晚;因胡先生心臟病太常犯了,在1961年10月中,胡夫人才從紐約搬回臺灣。胡夫人在這裡一共只住了一個月,因南港天氣濕冷她不太能適應,之後搬到台大的福州街宿舍。除了那一個月以外,這間房間都是胡適的秘書胡頌平、王志維的辦公室。在胡先生過世13年後,胡夫人也過世了,我們再把她位在和平東路宿舍的東西拿回來擺在這裡。

  最後請大家多看一眼的是左邊的這間浴室,裡頭有一套現代化的衛浴設備,那是當時的政府從美國訂購送到臺灣的。請別忘記,五十幾年前的臺灣很少有沖水馬桶。這是當時的政府為了感念胡先生,從繁華的紐約回到台北相對偏僻的南港,特別送給胡先生的禮物。

15.胡適墓園主墓區

  這個墓園是由基泰工程司的建築師高而潘先生設計的;1962年10月完成第一期工程,10月15日胡適先生安葬在此。根據高而潘先生的說法,他當時設計的理念是認為墓地是讓人懷念的地方,不是拜一拜就回去的,所以他在胡先生墓的周圍,設計了我們現在看到的迴廊,希望來瞻仰的人有一個地方可以去緬懷、追思故人。另外,在主墓區墓穴上方的壁上,有四個小石碑寫著「智德兼隆」,這是蔣中正總統所題的。

  周遭景物方面,面對主墓區的左前方,有一座傳統式的涼亭,這是北京大學台灣同學會為紀念胡適先生而捐建的,興建於1963年。而面對主墓區方向的右側,有兩個小碑,一個是胡適長子胡祖望的墓碑,另一個是胡適次子胡思杜的紀念碑。

  主墓區下方石階的中央,有一塊很大的紀念碑,是重摹的,碑文由毛子水教授所作、王壯為先生寫的字,內容是提到胡適生前對學術文化、民族及人類的貢獻。1972年安置在石階中央,希望來瞻仰的人對胡先生有更深一層的認識。沿著石階往下走,會看到一座胡適先生半身銅像,那是1963年楊英風先生雕塑、中國公學在台校友會捐建的。

  1970年代,中研院與台北市政府合作,將胡適墓園附近地區擴建為胡適公園,所以胡適墓園也是胡適公園的一部分。

其他推薦的導覽

掃描下載導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