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氏故居

蒋氏故居,位于奉化市溪口境内,1996年11月国务院公布其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列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。
这次由蒋爷爷我亲自带大家参观我出生长大的地方吧。

丰镐房门口

呵呵呵!大家好,我是蒋爷爷,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日到台湾后,我就再也没回家了,终于,今天跟大家一起回来了。快来跟蒋爷爷一起回忆丰镐房的故事吧!

丰镐(hao)房是1928年的时候建造的,丰镐两字是取自西周的两个都城周文王的丰邑、周武王的镐京,蒋爷爷希望能把自己的家发展成为文武之家。丰镐房原来只有三间九屋,现在大大小小有七七四十九间房,占地面积达到4800平方米,建筑面积1850平方米。

素居

蒋爷爷的家,建筑结构是前厅后堂两厢四廊的结构,富有江南旧式世家府第的特色,那这里就是前厅,上书素居两个字,顾名思义就是吃斋念佛的地方,楼上中间房是佛堂,我的母亲王采玉夫人、我儿经国的母亲毛福梅夫人,常在这里烧香拜佛.修行积德,亦叫「念经堂」。

报本堂

这里就是报本堂,是蒋家拜天地祭祖的地方,报本堂三字是蒋爷爷的朋友吴敬恒,于1948年手书所写,旁边的联柱「报本尊亲是谓至德要道,光前裕后所望孝子顺孙」是由杭州西泠印社的第四任社长沙孟海先生所撰,由我亲笔手书。
抬头往上看,报本堂上方红底金字「寓里帅气」和跋文.是我儿经国40岁生日时,我亲笔手书。
报本堂现在是供奉蒋家四代灵位的地方,从曾祖父到蒋爷爷这一代,大家细看一下就会发现少了蒋爷爷和宋美龄的灵位,这个原因大家也很明白,希望有朝一日我与美龄的灵位能放回这里,也总算是落叶归根。

西厢房

西厢房,楼上是蒋爷爷原配夫人毛福梅卧室。1927年蒋爷爷与毛福梅解除婚约,毛福梅以蒋爷爷义姐身份住在这里,操持家务。每当我回溪口时,毛福梅命人用刷子将地板、门堂洗刷得干干净净。蒋爷爷看后,总是十分满意,直夸毛福梅主持家务有方。所以,毛福梅与蒋爷爷即使离婚,但始终没离开丰镐房。
蒋爷爷还是黄毛孩子时,就跟毛福梅结婚了,大喜之日闹了一场笑话,我l5岁当新郎官.而新娘毛福梅已经是20岁的大姑娘了。新婚晚上,当时丰镐房里女主人,我的母亲王采玉最为忙碌,尽管住房破旧,但场面十分热闹。宾客济济,鞭炮阵阵,笑语声声,新郎新娘参拜天地。可是,新郎官却跟小朋友一起在门外抢炮仗蒂头。主事人见新郎不在,告诉了母亲,气得母亲到处找儿子。找到后,揪着我的耳朵,硬是要我拜堂,拜堂毕,我不愿跟新娘洞房,直吵着要跟母亲睡觉。新房间里新娘焦急地等着,却不见新郎,新娘很尴尬。到了夜深人静,母亲才背着已沉睡的我走进新房。
1910年4月27日,我儿经国出生在这里。
1937年.经国从苏联游学归来,一辆「雪佛兰轿车」开到丰镐房大门口。在鞭炮声、笑声和呐喊声中.车里走下蒋经国、蒋方良、蒋孝文和陪同人员毛庆祥等人。有人提议让毛福梅坐在不显眼的角落里,测试一下她儿子认母眼力。当蒋经国走进房间,一眼认出他的母亲毛福梅。他急忙跑到毛福梅跟前喊声「姆妈」,跪在地上放声大哭。毛福梅抱着儿子,也放声痛哭起来。边上人连忙劝阻,蒋方良抱着蒋孝文走过来见过婆婆,毛福梅接过孙子,悲喜交加,收住泪笑适:我们母子团圆是喜事,是喜泪。
蒋爷爷就在这里帮儿子经国补办了婚礼.新婚房间就做在西厢房楼上.即毛福梅居住的房同。

厨房

来看一下蒋爷爷家的厨房,这是一个三眼灶,一般的人家都是两眼灶,也可以看出蒋家是小康人家的这个特征,这第一个是炒菜,第二个是煮饭,第三是是炖东西的,蒋爷爷每次来溪口大都住在文昌阁里的,但是我每天都会来这边吃一吃毛福梅为他准备的小菜,我非常喜欢吃宁波的三臭,臭冬瓜、臭芥菜、臭芋艿粉,还喜欢吃我们奉化的芋艿头、千层饼还有宁波的酥油汤圆,这些都是我的最爱。宋美龄不会做宁波小菜,毛福梅做的非常的好。

蒋母毛福梅罹难处

1939年12月12日,经国的母亲刚好在这西平房里面念经,因为听到警报声慌乱之中就从这里逃出去了,刚等她跑到半路的时候,突然想起后门没有关,怕强盗趁火打劫,于是又赶了回来。她是一个比较顾家的女人,等她回来锁好门打点好一切的时候,刚好飞机上一颗炸弹扔下来,把这面围墙给炸到了,毛福梅就这样活生生的被围墙给压死了。当时我儿经国在江西赣州,听闻噩耗就连夜往家里赶,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,用了十一桶汽油,回到家看到的确是母亲血肉模糊的身体,经国放声痛哭,在悲愤中写下四个字「以血洗血」。

蒋母旧屋

这里是蒋爷爷家的祖屋,这是一个高出正常地基的数十平米的二层楼房,这就是真正的蒋氏祖屋,也是经国出生的地方。现在大家看到的丰镐房其他房屋都是后来扩建的。
这里也是被日机轰炸后重建的,祖屋地基之所以高出其他后来扩建的房屋,蒋爷爷认为祖屋虽小,但是是运脉所系,应该要比其他房子高。旁边的楼梯特别的窄小,只能容一人上下,是蒋爷爷为了让小脚的母亲魂归故居能上下方便所特制的小楼梯。

其他推薦的導覽

掃描下載導覽